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一品彩票app下载 > 共享段 >

大哥小弟共享一个女人 湘潭一段三角孽缘引发命案

发布时间:2019-05-11 15:41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(湘潭晚报主笔 赵明)10月7日,湘潭县中路铺镇一个僻静的小池塘里,一台老旧摩托车被打捞上岸。显然,这是一起落水交通事故。然而,事件在几天后发生了惊天逆转:摩托车主人冯沛林(化名)的确已命丧黄泉,但夺命真凶却不是交通事故。

  11月17日,湘潭县检察院对涉嫌故意杀人的梁万强(化名)和闵荷(化名)批准逮捕,一段三角孽缘引发的血案也由此揭开。

  10月7日,湘潭县中路铺镇凤形村的一个池塘边,聚拢了村民,好多人挤着要到前面看个究竟。

  差点被挤进水里的周师傅没好气地吼着:“再挤我,交警就要来打捞我哒。”这个平时鲜有“人气”的小池塘边,如今这般热闹,周师傅最清楚其中缘由。9月22日,他隐约看见池塘里漂着一台摩托车,“是不是谁冲到池塘里淹死了。”

  “老鼠子”,是当地居民冯沛林的外号,除了他身形矮小与老鼠形似外,他确实常搞些偷鸡摸狗的勾当,因此坐过牢。

  可几位村民相继表示,他们在9月21日到24日期间见过冯沛林。按照冯的性格,摩托车掉水里,未必不心痛。

  到底是不是冯沛林的车,交警找来他的外甥小杨,他不确定。于是小杨打电话给舅舅,对方关机。

  忽然有人想起冯沛林的车是七八年前女友买来的,通过相关人证实,池塘里这台车就是冯沛林的。因为他做过改装,加装了一根排气管,发动时“嘟嘟嘟”的异响,让不少人记住了他这台“老爷车”,所以出水时有村民认准了它。

  “去问他小弟,两个人关系那么好,肯定晓得一二。”村民很热心,带着民警找到了冯沛林的小弟梁万强。梁万强和女友闵荷正在后山捡茶籽,对民警的造访显露出不耐烦,“他到辽宁打工去了。”

  简单一句应付,没有打消小杨的疑虑。他跑到舅舅家,一脚踹开大门,桌上的碗筷没洗,身份证银行卡也散在桌子上。虽然冯沛林有偷盗恶习,但蛮爱干净,不收碗筷就出远门,实在跟他性格不符。再说,去辽宁那么远,不带身份证和银行卡也说不通。

  小杨思前想后,总觉得心里不踏实,跑到湘潭县公安局中路铺派出所报案,警方以“失踪”立案开始调查。

  即便没有这起迷雾重重的失踪案,冯沛林也被县公安局刑侦大队“盯”上了。58岁的他,偷盗成性,之前因扒窃一直在蹲班房,去年刑满释放后,还是重操旧业,相关线索反映他最近又“出手”了。

  认得冯沛林的人都晓得,他本是白石镇人,因品行不端,在当地臭了名声,这才搬到中路铺镇来住,“他日子过得滋润,收了个小弟,还养了个情妇咧。”村民的闲言碎语,给警方的侦查指明了方向。

  梁万强正是冯沛林的小弟,不过他的口碑比大哥好得多,“虽然这个伢子也不学好,不过他兔子不吃窝边草。”村民意指梁万强也曾盗窃,但从不对本村居民下手。而村民口中的“情妇”,竟是梁万强的女友闵荷。

  “讲了到辽宁去了,你问我十遍百遍,我都是这么回答,他冇联系我,我怎么晓得具体地方吧!”显然,大哥失踪这等“大事”,远远比不上捡茶籽重要,梁万强每天和女友往后山钻,一副洗心革面打算勤劳致富的样子。

  可警方发现,梁万强没有说实话,冯沛林最后出现在公众视野时,是和他在一起,而且有人看见他们一起去了梁家吃饭。

  村民描述的“情妇”一说,也不是空穴来风,原来梁、闵均是有家室之人,2012年婚姻已名存实亡的两人因打工日久生情,过上了“野鸳鸯”生活。冯、梁又以大哥小弟相称,往来多了,闵也就成了冯、梁“共享”的女人。

  梁万强和闵荷肯定有所隐瞒,警方推测冯沛林可能已遭不测。10月10日,趁着夜色才偷偷摸摸回家的梁万强和闵荷被民警带走。

  第二天,在梁万强屋后的涵洞里,冯沛林的尸体被打捞上来。经法医鉴定,他因重型颅脑损伤而亡。

  “我实在是被欺负得太多了。”铁窗里,闵荷眼里显露出一丝释然,初中还没毕业就外出闯荡的她,清楚杀人偿命的老理儿。她祈求的只是一份安稳生活。

  梁万强早年结识冯沛林,年龄相差16岁的他们,按照“江湖”规矩,以兄弟相称。冯沛林的确带小弟出去偷过几个大户,可这些并不能抵消梁万强心中的仇怨,“他骂我算是轻的,经常打我,我皮厚也就算了,还经常打闵妹子。”

  自从梁万强和闵荷好上后,冯沛林就觊觎闵荷的美色,不久后就把闵荷占为己有。即便如此,他还是不改暴戾性格,稍不如意就对闵荷又打又骂。梁万强心疼闵荷,可又不敢出面阻止。

  那天,冯沛林又来梁万强家吃晚饭,这几年他俨然把梁家当成了自己家,兄弟俩喝了些酒。饭还没吃完,闵荷跳过广场舞回到家里,看到冯沛林就来气,“你怎么又到我屋里来咯!”

  这一声责骂,让冯沛林来了火气,动手打了闵荷,随即还掐住梁万强的脖子出气。好在3个人的争斗没一会儿就结束了,闵荷闹着要和冯沛林算清楚,冯索要2000元分手费,临走时还拿走了闵荷的手机。

  梁万强觉得,破财了结这段孽缘,也算值了,反过来劝闵荷。入夜后,两人睡下。可22日零点刚过,大门就被捶得震天响,冯沛林又过来了,梁万强无奈开门,迎来的是一记“锁喉功”,“他不来,我肯定不会生出害人之心,可他来了,我知道这一晚必须有个了结,我们中间必须死一个。”梁万强事后回忆,用“防卫”来总结自己的行为。

  “帮我拿工具来!”梁万强示意闵荷帮忙,闵荷也铁了心,递上工具帮男友一起结束了冯沛林的生命。

  冯沛林的尸体被放置在屋后的涵洞,摩托车被推到了离梁家500米的无名水塘里。屋里狼藉的凶案现场,也被他们清洗干净,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。

  从那天后,他们又过回了男耕女织的生活,中秋节还去梁万强的姐姐家吃团圆饭。吃饭时,梁姐姐还关切地问:“老冯还打骂你们吗?”“没有了,不会打骂了。”闵荷淡淡地回答,她和男友以为,不堪的生活已像日历翻过,可那台摩托车的出现,最终让他们的秘密浮出水面。

http://styleinch.com/gongxiangduan/198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